關於部落格
KAT♥TUN
  • 483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從局內人眼中看BL文化(我覺得作者說得蠻好的...)

  何以稱之為炮轟呢?且看其中一些報道中對BL的描述:   “……故事內容不單只描繪純真愛情,更會涉及男性間之性交,甚至性虐待、孌童等情節……    ……BL除了影響Rei的性取向外,她對性行為的看法也改變了。……”       ──節錄自《大學線》〈淫褻禁書唾手可得 女生沈溺男同志漫畫〉   “……中學女生沉溺男同性戀色情漫畫,慢慢改變了自己對性的觀念,甚至是改變性取向。……”       ──節錄自《大學線》〈開卷未必有益〉   “……BL漫畫內容以男同性戀為主題,當中有露骨的性交場面,包括性虐待和孌童情節。……”       ──節錄自《東方日報》〈初中女生最愛男同志漫畫〉 (1月19日)   “……就讀港島區一間女校中七生Edith自中二開始便迷上男同志漫畫,漫畫中的故事內容無不涉及大量男同性戀者性交、肛交、口交,甚至性虐待、孌童等情節,無論情節與畫面都十分露骨……”       ──節錄自《太陽報》〈校園歪風愈吹愈烈 男同志漫畫女生至愛〉 (1月19日頭條)   光看以上的報章、刊物的內文節錄,各位已可輕易在腦海中構成一個對BL文化的初步印象:每本均色情露骨、充斥著性交場面、部份涉及性虐待或孌童情節、多看甚至會改變女生的性取向……   在各媒體筆下的BL漫畫,簡直是一種專以淫褻內容來取悅年輕讀者的刊物,在愛情漫畫的糖衣之內包藏禍心的有毒讀物!所以《大學線》的報道之中,甚至用上“荼毒”、“毒害”這種字眼,來形容BL漫畫對青少年人的影響;而其評論中,更直指“這樣(受BL漫畫影響)的下一代,怎能不叫人擔心?”,明確道出了“BL毒害青少年”的訊息。   ……但實情又是否如此? BL = 色情?   其實,留意一下BL社群的用語,就可以推測到BL作品沒理由全部均屬色情物品。   在BL作品社群、甚至整個日本動漫畫社群中,普遍會用“ecchi(羅馬字母『H』的拼音寫法)”這個用詞來形容含有色情內容的創作物。這個用詞,源自日文へんたい(拼音為Hentai)的首字母H。在日本語字典《大辭泉》中,“H”此一詞條的解釋如下:“言動が性的にあらわで、いやらしいこと(言行帶有露骨的性內容,令人感到不快)”。類似的形容詞有“エロ”(拼音為ero,英語erotic的簡寫)、“18禁”等等,均是用以明確表示作品含有色情內容的標籤語。而要形容一本BL漫畫含有H內容時,就使用“BL-H”、“女性向18禁”等等的用詞。   試想想:如果所有BL作品均含有色情內容,何以BL社群要特地使用此類用語,來明確介定“不含色情”及“含有色情”的作品呢?如果BL = H的話,又何須特地以“BL-H”來標示部份作品所含的色情成份呢?由此亦可導出“並非所有BL漫畫均含有色情”這個結論。   事實上,正因為以色情為賣點的BL作品並非BL的主流,所以含色情內容的作品會特別加注“H”、“エロ”等字眼,避免想閱讀純潔愛情故事的讀者錯讀含色情內容的作品。   另外,在《大學線》報道中,曾有兩處引述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的吳偉明博士對BL的言論,而在附圖旁更加注“吳偉明指漫畫商無所不用其極,以變態情節挽留日漸流失的漫畫讀者。”這麼一句。但在《大學線》以外,吳博士在接受《獨立媒體(香港)》(一個網上傳媒)的訪問時,卻表示對《大學線》的報道“有被斷章取義的感覺”。   在此不打算查究《大學線》的報道是否有對吳博士之言論斷章取義。不過在接受《獨立媒體(香港)》記者的訪問時,吳博士曾明言,“含有色情的BL漫畫,只是BL漫畫裏的一種。”“這(指色情的BL漫畫)是一個近年的發展,而且並非BL漫畫的主流。”   吳博士在大學教授日本流行文化一科,對BL這種在日本流行已久的文化,當有一定認識。他對BL漫畫的看法,絕對值得借鑒。   就筆者作為一位BL愛好者、多年接觸BL文化的經驗來說,整個BL文化之中H作品雖然不算是少數派系,但亦絕對算不上是主流。不少喜歡純愛BL的年輕女生,只是愛幻想一下帥帥的攻君攬著可愛的受君,說上幾句甜言蜜語,再親一兩個嘴兒。至於再進一步的行為,她們未必有興趣,甚至可能帶點反感,認為這會污染了她們美好的薔薇夢。 BL中的“性虐待、孌童”   即使是接受H內容甚或喜歡H內容的BL迷,也對色情內容有其接受的上限。在外間對BL報道中所提及的“性虐待、孌童”內容,BL迷中亦沒有多少人能夠接受得來。   BL社群多數會以“鬼畜”這個詞語來標誌性虐待內容。含此類內容的日本BL漫畫,都會註明“含有鬼畜內容”(鬼畜アリ)、“21禁”之類的字眼,以警告不好此道者切勿翻閱。華人BL社群中更加罕見此類創作物;即使偶爾有之,作者亦會將之藏在戒備森嚴的隱閉網站之中、又或在同人志即賣會上與買家面對面進行交易,不會隨意讓未成年者接觸此類物品。   而所謂“孌童”內容云云,筆者猜想該報道中所指的,是所謂的“正太控”(ショタコン,意謂“喜歡可愛的小男孩”)吧。孌男童癖(Pederasty)一詞,意指“成年男性以男童為性對象的癖好”。這與正太控“欣賞年輕男孩天真活潑的中性美”的中心思想,可謂完全無關。的確,不少孌男童癖人士會以正太刊物用作滿足性幻想之用,但這不代表BL文化中的正太控支系是孌童癖的同義詞。孌男童癖人士有其自己的文化、社群,與BL社群無關;而以男性為銷售對象的孌童色情物品,更加與以女性為中心的BL社群扯不上關係。 BL迷道德淪亡?   當然,筆者亦同意部份漫畫店對色情物品的處理方式,實在是不恰當。如果法律明令該種色情物品在包裝上須含有警告字句,出售此等物品的店舖自然有其責任去遵守法例。為求利益而隨便向未成年者售賣色情物品,此舉本身已觸犯法例,無論當中牽涉到的色情物品是否BL物品也好,這種行為都不值得鼓勵。   幸好,在華人BL社群之中,多數的BL-H愛好者均有顧及到BL圈子中未成年的一群,而對色情內容作出了恰當的處理。例如互聯網上的中文BL社群,多數不會公開此類內容給一般人士閱讀。創作情色物品的BL迷,會花心機製作一種不能被檢索引擎尋找得到、以“會員制”或“問答制”方式經營的隱閉網站(稱為“裏站”),來放置不欲未成年者接觸的內容。會員制的裏站,要求參加者須為18歲或以上心智健全人士,若非刻意去申請會籍,一般人士無法進入;而問答制的裏站,則會設置多種有關BL專門用語、性行為專業知識的謎題,必須答對該些謎題方能進入裏站,藉以確保只有精於此道的內行人士,才能接觸到其中的色情內容。   設置重重煩瑣措施,目的都是避免未成年人士接觸到色情內容,對其心智成長造成不良影響。BL迷其實並非如外間所描述那樣,是嗜好色情、價值觀歪曲、道德淪亡的一群。相反,BL迷之中,較年長的一群都擁有成熟的心智、會對自己的行為負上道德責任;而未成年的BL迷,則多數抱著對愛情及理想男性的美好憧憬,接觸BL文化只為滿足其純真的少女情懷。   但很遺憾地,華人社會對於BL文化,至今仍普遍抱著種種誤解及負面看法。這令得不少BL愛好者為之沮喪。較早前的日本社會,普遍認為BL迷甚至所有動漫畫迷均是腐敗、內向、不思進取的一群,致令日本的BL迷使用“腐女子”一詞,以自嘲為一群腐敗透頂的人。而現在,中港臺的BL迷不少仍然沿用此一自貶、自侮的自稱詞,默認BL是一種腐敗的文化。筆者對此感到痛心不已,並認為有必要摒棄這種自卑的觀點,重新確立BL迷心中的自我形象。故此本文中棄用“腐女子”這個稱謂,一直使用“BL迷”或“BL愛好者”以稱呼各位BL同好。 BL不是洪水猛獸   對中國文化稍具常識者,都應知道一點:自古以來,同性戀在中國並非甚麼禁忌;而恐同(性戀)症(Homophobia)則直到近代方才成為華人社會的普遍現象(但不知為何,在現代的華人社會內,恐同症已成是根深柢固、難以根治的頑疾。即使是年輕一輩,說起同性戀仍不免帶幾分鄙視,這與西方社會近年來的反恐同(Anti-homophobia)風潮比較起來,顯得迂腐而可笑),故此家長們一旦得知子女閱讀BL漫畫、小說,第一反應往往是斥之變態、色情,甚至會禁制子女再接觸BL文化。更甚者,家長可能懼怕子女因為接觸BL文化而改變性取向,變成一名同性戀者。這種“想當然耳”的邏輯、以恐BL為名來行恐同之實的舉動,令筆者感到啼笑皆非、哭笑不得。   現代醫學界及心理學界,至今仍然未能完全證實到有何因素會影響一個人的性取向。而坊間一些“近朱者赤、近基者基”的說法,更加不足為信。就筆者接觸過的BL迷社群之中,並非完全沒有同性戀者或雙性戀者,但其數目亦不見顯著為多。華人BL社群的特點是內向、封閉、以女性為中心的。這些特點造就了女性BL迷之間親昵如姊妹的關係。有同性戀傾向的女士,在這樣一個以女性為主、彼此間關係親密的社群之中,要找到一名同性伴侶並非難事。而筆者猜測,這可能令某部份有同性戀傾向而又參與BL社群的女性,誤以為BL社群是其同性戀傾向的成因。但在現代科學求真的精神下,就此作出“BL會導致同性戀”的結論,實屬武斷。   但就由於這種武斷的思維方式,令到大部份未成年的BL迷不敢向家長透露對這種興趣,甚至以種種途徑來向家長隱瞞自己接觸BL文化的事實。親子之間有這種隔膜,是一種很不健康的現象。坊間有售的BL作品良莠不齊,部份作品的確含有青少年不宜的內容,如果青少年在閱讀BL作品時能夠與家長建立良性互動,家長就能知道子女有否接觸到不良內容,及時避免那些不良內容對子女造成壞影響了。但這種良性互動實在不常見,筆者只聽聞在外國家庭時有出現,而出現在對同性戀比較保守的華人家庭裏的個案,則從未聽聞過。   另外,部份男性可能覺得接觸BL會影響自己性取向,因而視BL為洪水猛獸,不敢越雷池半步。其實BL這種文化,牽涉到的內容非常廣泛,有不少BL作品亦是極具欣賞價值的,因為無謂的擔憂而失去接觸這些優秀作品的機會,是十分可惜的。   筆者在此推介兩套適合一般人士對BL文化作初次接觸的BL漫畫,分別是村上真紀的《萬有引力》(原名《グラビテーション》)及あべ美幸的《微憂青春日記》(原名《困った時には星に聞け!》)。不少男性友人在讀過這兩套漫畫之後,都表示對BL文化改觀不少。希望這能夠讓對BL為之卻步的人士,嘗試去接觸一下這種文化。筆者深信,這會是解除對BL的種種誤會及疑慮的最佳途徑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